Ray

圈名ray./源自杀天女主角蕾切尔加德纳
主吃bg
拖延症怠惰文手x
希望多与我互动这样..

白日梦





【5】推理




「北村玉子虽然有诸多疑点,但是没有能够证明她存在杀意的证据......最原くん,你有在听我说话吗?」雾切响子皱着眉头,露出些不满的神色,她显然还没有成长到最出色的模样,但容貌的俏丽已经无法掩盖。


并且,雾切响子的双手已经戴上了那副黑色的缎面手套,再也无法褪去。


最原终一思考到此处,莫名的有些悲哀,以至于在他猛的回过神时下意识的去躬身道歉。


他是个相当弱气的侦探,至少在雾切响子面前。


「你在听的吧,那么,我认为这样残忍的杀人手法或许是在掩盖些什么证据。」雾切响子顿了顿,用她的手指关节抵在她精致的下颌处。


「例如,分尸就是为了掩盖真正的杀人手法,以及...制造女性也能够做到的假象也说不定。」


「并且,杀人之后将尸体藏匿起来不是更好?但凶手却故意将它放在最为显眼的地方。」雾切响子的眼神坚毅而锐利,她垂着眼眸相当严肃。


「这不是简单的杀人案,而是——黑之挑战。」


「黑...黑之挑战?」


侦探手上接过一封沉重的黑色信封,明明看上去是那样单调,却感觉有无法承受的重量。


雾切响子紧皱眉头神色凝重,最原终一听她说过有关黑之挑战的事,雾切响子曾经历九死一生,多数是拜黑之挑战所赐。


「我一直在犹豫是否该让你接近真相,但我是被点名的侦探所以不会有事,而你随时可能有危险,所以...回去吧最原くん,回事务所去。」


最原终一注视着走近了一步的雾切响子,这个年纪的雾切还需要抬头去看他,她摘下侦探的帽子隔着手套抚上脑袋,温柔到能够融进月色里。


「你一直是让我感到骄傲的后辈。」


「赶紧走吧,离开五名村。」


最原终一低着头,颤抖的手紧攥着,这一次他仿佛听见离去的脚步声,一步一步落在他的心上,复杂的情绪进退维谷,但唯一能够落定的选择就是绝对不会轻易离开。


又怎么能够轻易离开?如果没能找回您。


最原终一展信细细看了起来。


敬告侦探
倾听黑之呐喊

地点  五名村  3亿

凶器  农药     5000万

凶器  斧子     4000万

手法  分尸     1亿

其他  密室     7000万

其他   麻绳     3000万

总开销            5亿9000万

以上述开销  召唤以下侦探

                                       雾切响子

太阳与向日葵(3)







如果说在姐姐慢慢恢复原状之后有什么改变的话,就是那位姓最原的同学来的次数变得有些频繁了。

他们的关系自然已经不必言说,我总是了然的给他们留足时间。

而现在,我正小心翼翼的捧起托盘,五杯柠檬水在白色的托盘表面,隔着玻璃杯微微沁出些淡黄色的温润光影,有些像姐姐与我的发色。

客厅里正坐着的是之前见过的最原同学,还有两位似乎被称作百田和春川。

那位叫做百田的同学似乎在我开门时直接把我认做了姐姐说着些我不太明白的话,我挠了挠鬓角朝他有些不好意思的咧嘴笑着,幸而最原同学先我一步澄清了。

还有旁边的春川同学,虽然有些冷淡的模样但是也仅仅是外表有些严肃而已,果然姐姐的同学都是些温柔的人。


可能会问我吧,为什么多了一杯柠檬水。

......

“是...天海同学吗?请进。”

“谢谢,真是打扰了,赤...嗯,这位小姐,我该怎么称呼你呢。”

“嗯我是赤松薰,随您喜欢的方式称呼就可以了,不过天海同学——没有把我认成姐姐吗?虽然我这么说有些奇怪...”

“没有关系,原来...是赤松同学的妹妹吗,事实上第一眼我真的以为就是赤松同学,但是究竟有什么不同呢,果然还是说不上来啊,可能——只是直觉吧。”

天海同学笑着扶了扶脖颈,笑着如此回应,我的面色微微泛红,将他引进了此时愈加热闹的客厅。

他们像多年未见面的老友一样,娓娓而谈起来,百田同学笑声爽朗肆意拍了拍坐在一边的天海同学的肩膀,最原同学都不似刚开始时的拘束,姐姐也一同轻轻笑着应和,连带之前刚坐下时神色淡漠的春川同学,脸上的霜雪都融化了。



我坐的离姐姐稍微近了些,悄悄握住她微凉的手,而她轻轻转过头来看我,漂亮的紫色眼眸里映出仿佛是镜像的我。

“还能够看到这样的姐姐,真是太好了。”

“也要多亏了你哦,薰。”

窗外微风不燥,阳光正好。裹携着连同时光都一起柔和掉的温度,附上窗边的木质钢琴。

那台钢琴是我的心爱之物,带着些沉稳而古老的音律,让一切都慢慢染上了更温暖的色调.....

TBC.




这章偏向于作为过渡 这么久才写出来一篇过渡章真是惭愧x
但真的不由得感叹和平真是太好了....
cp指向可能还不明确

然后...好想把薰妹给天海哥哥拉郎配啊x/得了得了

【百春】洋馆里的魔女



*魔女集会で会いましょう


有关森林深处的传闻不尽其数,最出名的应该就是那个了吧。

传说森林深处的洋馆里,住着会吃人的魔女,所有进到森林里的人,没有能够活着出来的。

所以把这个孩子扔进森林里去吧。

这个不被需要的孩子。


春川魔姬细数剩下的药材,她踩着云梯攀上高处的架子,一些矮矮的瓶罐里已经见底了,极少的采购活动也不得不施行了。

她披上深红色的斗篷,大大的兜帽掩盖住鸽血般殷红的双眼,将灵动纤细的身躯隐藏在黑暗之下。

太阳还未升起的时候,小镇迎来第一缕阳光的前夕,她仿佛山野间跃动的精灵,就在无人察觉下融入小镇的光影里。

人类在她看来是什么呢,或许只是漫长寿命里微不足道的存在。

魔女见过灾难降临的时候,人类拼命逃窜的狼狈身影,甚至她也被卷入其中,但是倒塌的墙体仿佛只是将她砸晕了过去,她在某个夜晚当中拨开瓦砾,宛如泥泞中绽放的花朵重新站了起来,而她的身旁正躺着一具已经冰冷的身体。

人类的生命有始有终,而她不老不死。

她在夜幕落下的时候回到森林里,再一次在无人注视之时隐没于黑暗当中。

有一丝微妙的不寻常感......

在春川魔姬踢到了一个柔软的物体时,她证实了这种感觉。

那是一个紫发的孩子,正酣睡着,但是身上破掉的布料露出的红痕正渗着血。

魔女眯起眼睛看了一会儿,她也不是不会搭救人类,就在偶尔心情好,而对方又不是那么讨人厌的时候。

非常巧合的,现在正是这样。

她脱下宽大的斗篷盖住那个孩子,有些吃力的将他抱了起来带回了洋馆。

怀中的人如同幼猫般蜷缩在魔女的斗篷当中,而魔女眼底的冷漠似乎正被属于人类的温度所替代。

待更-

白日梦




【4】毒药


如果现在告诉我这一切只是一场噩梦,我也一定不会怪罪那张令我不得安眠的硬板床。


即使最原终一这样想着,现实仍然像带血的刀刃,再次割破他的妄想。


不得不做了吧,事实上是必须去做了。


过去最原终一不是没有遇见过这种残酷的案发现场,但极少的情况下才是经他的手去做这件事。


被害者初步断定为昨夜凌晨死亡,尸体被分割成头部与躯体,其中手臂自手肘处切两个部分,而腿也自膝盖处被分成两个部分,是进行过很大程度上的肢解才有的状态,原先在空置的水缸中被住民所发现,又由两三个胆大的住民经手搬了出来。


最原终一摘下帽子对着尸体致礼,才探手调查。


尸体上的尸斑成片的明显,在躯体部分的背部以及前部都有出现,但最原终一无法说明什么,毕竟显然的,尸体是被人为移动进水缸里的,然而被肢解同时也意味着,女性也是能够作案的。


“请问,死者的身份?”他转过身去,询问身后的住民。


“那个男人叫北村直介,是玉子的丈夫。”其中一位年轻的男人回应着。


又是北村玉子,这个名字的出现率未免太高了。


最原终一皱眉,思考了片刻又静静调查起来,需要在意的地方还有很多,但如果雾切响子在的话必定能够很快看出端倪来……


他要快些追上雾切响子的步伐。


探头看了眼宽阔的水缸内部,没有淤积多少血,他更加确认了,这人并不是活着的时候被肢解,倒不如说是死于其他原因,而凶手为了便于将尸体运往其他地方在进行了肢解。


最原终一冒着冷汗躬下身去注视那个面目全非的头颅,即使恐惧也不得不去做。


那张脸面目狰狞,紧咬着牙,牙上有咬破皮层而留下的血迹,应该是垂死前留下的证据,嘴角还有唾液流出的痕迹,俨然一副于生死边缘挣扎过的模样。

他在铁锈的气味当中嗅到了一丝细不可闻的刺鼻气味。


是……中毒身亡。


迷雾仍然重重包围着他,只是侦探手上掌着一盏明灯,得以继续前行。


这样偏僻的村落里如果是毒杀多半使用的是农药,所以亡者死前才会露出如此凄惨的表情吧。


还是得从亲近的人处询问才是,不论是死亡的时间还是死之前的状态。


最原终一起身往自己昨日居住的屋子走。


“你的心里至少该有些推断了吧。”


最原终一被突然响起的声音一惊,他侧头看过去的时候,再次被愕然堵住了咽喉。


那是穿着希望峰学园制服的雾切响子。




ps.
拖延了好久终于还是更新了!!
不过还有一礼拜就要期末考试还是会持续缓慢更新x真是不好意思////
还是谢谢大家的支持♪

白日梦




【3】藤发少女




面前的少女扎着两束三股辫,无论是浅藤色的长发还是白皙到近乎透明的侧脸,除却手套之下还未灼烧的面目全非的双手,一切都在向最原终一宣告着少女的身份。


只是藤发少女的身形,与最原终一印象中的人相比到底还是过于娇小了。


这个世界上、应该不存在这种类似逆生长的作弊药物吧。


最原终一的嘴角不受制的抽搐了两下。


「我的确是雾切响子,DSC编号917的侦探,目前十三岁。」不待黑发侦探发声,雾切响子已经正视起他的双眼,开口替他解惑。


「诶?可是,雾切前辈今年应该已经二十三岁了才对......」


「在意年龄是很失礼的事。」


「啊抱歉!」最原终一的脸颊隐晦的红了红,低侧下头去。


「本质上来说,还是没有什么差别的...你也是个侦探吧,寻找真相不也同样是你的责任吗?」


少女雾切随性的抬手扬起右侧的三股辫,即使外表如此稚嫩却仍然拥有超脱的冷静气质,明明最原终一蹲下来才勉强与她并高,气势却强大到对调了立场。


最原终一无奈的扯动嘴角:
「我不像前辈这样优秀,恐怕是做不到的。」


「打起精神来,你最擅长的,不就是在谎言中寻找真实吗?」


最原终一抬起头去注视着雾切响子,她精致的脸上霎那间露出了一个清浅的笑容,其实最原终一从来不知道雾切响子也会这样笑,明亮的让他挪不开眼。


「说起来,你至少也该清楚现在的状况吧,称呼我为前辈也太奇怪了。」雾切响子对称呼仿佛有着奇怪的执着,说着她半侧过身去。


「前辈、不,那么...雾切さん,这样的称呼果然还是...」


「不。」
雾切响子摇了摇头,神色相当认真,并没有任何玩笑的意味,她没有延续刚才的话题:
「我要说的是,你阻止不了事件的发生,但是你能够做到解开谜团。」


最原终一的眼神一凛,终于被拉扯回正题了——有关这个村子里发生的事:
「等一下,为什么村子里的住民会说那样的话,明明雾切さん就在这里吧。」


「所以说有人在说谎啊,这件事与北村玉子有脱离不了的关系,她的行动你要多加注意。」


「还有,最原くん。」
藤发少女浸润在月光下,银白色相当衬她,最原终一甚至觉得上帝仿佛都在为她的身影增添着朦胧的不实感。
「我希望你能够明白,我做侦探,从来都不是想要帮助别人。」


「我...知道。」


从一个十三岁的少女口中说出这样残忍冷漠的言语,果然还是太违和了,最原终一低下了眼眸犹豫的应声下来。


最原终一再次抬头去看时,站在那里的雾切响子已经不见了,就像是一开始就不存在一样,他立刻上前四处寻找着雾切响子的踪迹,一如影视剧的发展,他没有得到任何线索。


如果是影视剧,接下来最原终一就该发现这一切都是梦的延续,但是这种可能性太小,他也无法得知。


如果说侦探的职责是寻找真相,那么找回你也是我该做的吧,前辈。


最原终一按着原先的路回到自己被安排好的居所,睡着没有床垫的床褥让最原终一有种新奇的感觉,在看到那个身影的时候,他心里的迷雾已经被驱散了一部分了,即使还有谜团也是建立在雾切响子还很安全的基础之上,他也能够稍微安心的沉眠。


不太平的清晨。


最原终一是在喧闹声中被吵醒的。


然而来自侦探的直觉告诉他了,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雾切响子也告诉他了,他无法阻止的事情发生了。


最原终一拥挤进人群中心,他还是看到了最不希望看见的。


失去温度的掌心,鲜血淋漓的脖颈,支离破碎的尸体。


以及,活着的人撕扯心脏般的恸哭。

白日梦



【2】钟摆




距离最原终一抵达五名村还不过一个小时,此刻他跪坐在约莫六畳的房间内一块四方的叠敷上,藏在暖桌下的手正不安的攥揉着他的衣角。


只有立式座钟的钟摆有节奏的叩响最原终一逐渐加快跳动的心脏。


「最原先生吧,真是麻烦您远行到我们这个不起眼的乡镇,我是北村玉子。」


被年长的人用敬语称呼着还是第一次,最原终一的脸上升腾起暧昧的绯红色:
「不,我才是要感谢您的信任。」


最原终一面前这个穿着小纹和服的中年女人露出一个深浅不明的笑容。


北村玉子的举手投足在最原终一看来,可以说是与整个五名村的气氛判若黑白。


例如并没有出现在列队欢迎他的阵势当中而是安静的引他进村,例如脱口而出的敬语,又例此刻面前的这碗热茶是出自她娴熟的手法。


事实上,这个五名村内的住人大多都姓北村,即使是有外嫁进来的也都随夫改姓,北村玉子就属于这个状况。


但最原终一不能明白,北村玉子为什么乐意留在这里,并非是这里的民风不够淳朴,相反的,最原终一对这方世外的净土开始有了好感。


只是北村玉子与之天生的违和感。


就像是甘愿落入平庸一样。


「抱歉,我好像还未将事件悉数告知。」


「在此之前,请让我问一下,你们之前还有其他的侦探来过吗?」最原终一不由分说的打断了,意识到自己的失礼之后他不安的轻咳了一声,不过他已经无法按捺住不去过问的心情。


更何况,他本身就是为了这件事而来。


北村玉子流露出明显的困惑:
「如果是说在您之前有没有委托过他人,我能明确的告诉您,并没有。」


到底是、怎么回事。


「元超高校级的侦探」、「没有委托过他人」......雾切响子的存在简直像是被抹煞的一干二净,而唯一记得她的人却只剩下最原终一。


黑发侦探的脸一瞬间浸染了惨白灯光的颜色。


北村玉子的声音对于最原终一来说像是融化在空气当中:
「时间的确有些迟了,我明日会带您去了解事件的,今日请早些休息吧。」


「嗯,多谢您。」


北村玉子见状识趣的退出去带上了和室的拉门。


真相好像有些模糊了。


有关雾切响子的事情最原终一的确很少出声过问,同样作为侦探,雾切响子更加的与神秘两字相符,而最原终一可能有些直白了。


没多久,最原终一还是推开了房门,冬日的天空总是暗下来的很早,甚至还有城市里看不见的微芒。


这种时候,前辈会怎么做呢,肯定是固守着委托干脆利落的解决掉吧。


最原终一这样想的时候,凛风卷过衣裙的声音吸引了他。


大概是晚归的住民吧。


直到,那抹熟悉的藤色背影,迅速夺去了最原终一的视线。


他几乎是奋不顾身的向那个方向跑去,冷冽的风刮痛侦探单薄脆弱的脸,最原终一狠狠抹过下颌,朝着那个方向迈步。


最原终一终于把那抹背影困在了一个墙角,他此刻却无法将信任交付于自己的双眼,如果是梦境的话,请让他再多待一会儿。


最原终一错愕的睁圆了吹到发涩的眼睛,梗在咽喉的声音异常的迟疑:
「你是...?」


「雾切响子。」
那个身影如是回答着。


白日梦





【1】委托




「最原くん,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事务所就交给你了。」雾切响子正埋首去套那双她穿惯的长靴,浅藤色的长发从连接肩膀的弧度处滑落。



「是,请多小心,前辈。」



雾切响子接到委托的位置是地属香川县内的一处生僻乡村,她过去也不是没有接到过类似的委托,或是日本境内鸟取岛根这类区县内的乡镇,也有慕其过去的超高校级名讳而来的他国委托。



只有这一次是意料之外。



「苗木前辈,我是最原,是这样请问您有雾切前辈的消息吗——这样啊,打扰了。」



最原终一扣下电话时的神色写满不安,整整一月失去雾切响子的联络。



他对未知感到慌乱。



事实上近年的事件里,尽管在极为罕见的情况之下雾切响子也会抛下最原终一独自前往,因而他对雾切响子这样的行事作风见惯不惊。



该说是疏忽吗,无论人情或是事故,他都无法不怪罪自己。



但最原终一也是个侦探。



最原终一拿起座机旁的标签本,还有些厚度的本子是他上月新换上的。



就在雾切响子走前的一周,最原终一清楚的记得也只有雾切响子曾经用过。



最原终一横握着铅笔在淡黄色的方形纸张上留下细密的铅灰色,逐渐清晰的纹路是雾切响子留下的字迹。



「香川县白鸟町五名村。」



他再次确认了一月前的电话通讯记录,当中的确有自香川县打来的一通电话,短暂的惊讶于轻易得来的线索,很快又恢复镇定。



不过就这样贸然前往,也是不可行的吧。



最原终一将事务所暂时不接受委托的启事贴在门口,并反复确认事务所的大门除了他手上的钥匙无人能够进入后才宽心。



不久,他带着简装坐上前往香川的列车。



最原终一试着再次拨了雾切响子的号码,尽管不是这几天里的第一通了,但最原终一还是期待着他至今的这些辛苦能够白费。



只有冰冷的机械式女声回应他的执着。



如果只是玩猫与老鼠的游戏,你从一开始就已经是胜者了,前辈。



不消最原终一转念思考,雾切响子才不会主动做这种荒唐的事。



困意来的比最原终一想得还要快,或许是早就感到疲倦了吧,最原终一缩在座位里睡着了。



最原终一醒来的时候是完全陌生的情状,放眼窗外,高楼建筑已被随处可见的野燕麦所代替。



简单活动了下生硬的双腿,最原终一已经站在了转线的车站牌前。



长时间的日晒雨淋将站牌上的字体洗刷的已经不成样子了,模糊不清的标示着前往各个村镇的公车,但由于每个村镇都相距甚远又过于偏远,半小时才能够等来一辆载人前往的公车。



标示村镇路线的顺序是最原终一目前得到的资讯,而能够得知半小时才有一班电车则是多亏了现在方便的网路。



最原终一觉得他还不算倒霉,因为没过一刻钟电车就摇摇晃晃的朝车站的方向驶来,陈旧的电车颇有下一秒就要散架的趋势,他小心翼翼的踩了一只脚又顺势将另一只脚递送上去。



最原终一从投币器处投进了五百元日币,找零机叮叮铛铛的落下破开的零钱。



最原终一不意外的发现,车上除了司机只有他一个人。



事实上会前往这样生僻村落的外乡人,如果不是像最原终一这样事出有因大概也不会有这样的人存在。



至少最原终一在看到这里交通现状后是这样认为的,不过这里的生活也许不会是这样简陋。



直到接近黄昏,最原终一才抵达了那个五名村。



最原终一下了车便着亮着灯火的地方独自行走,不久后走到了村口,却看到了异常壮大的声势。



有一霎那间,最原终一甚至觉得列队迎回远征而归的英雄大概也不过如此的阵势吧。



最原终一抓紧了胸口的布料。



领头的中年女人扯动脸上的褶皱嬉笑着:
「哎呀——您就是那位元超高校级的侦探吧,可算是等到您了。」



虽说他的确也是元超高校级的侦探,但这又是哪一出戏?



最原终一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困扰。


转眼过30fo了、还真是受宠若惊.../悄悄给自己鼓鼓掌啪唧啪唧啪唧x
趁这个机会谈谈自己吧...
其实我是个相当怠惰拖延症晚期写手,这点从我写文的日期就能够清楚的看出来,并且当中也包含着断断续续的停顿和缺乏灵感
最早的是一篇苗雾的三十题梗,因为有题梗相对来说我的手脚也能快一点
之后大概过了一个月才写了一篇最赤的短篇BE,可以说是到现在还是会虐到自己的玻璃渣...


然后我们跳过一整个春季,到了暑假我才写了篇if线的最赤短篇BE和苗雾日常三十题的第二题
至此真的是非常感谢我糟糕浮躁的文笔能够入得了大家的眼...
这两篇最赤玻璃渣下来,我真的我怀疑...我还能写甜甜的日常吗x
所以我转换心情去写了百春游戏脱出设定的HE
说起来我真的非常喜欢百春的相处方式,觉得写他们非常愉快...特别是怂恿春卷或者百田去踏出那一步的时候/雾x


我入坑时间不长,到了这个月的月初,给我最在意的响子过了第一个生日
响子这篇贺文我改了还蛮久的,因为真的非常非常喜欢她,甚至想把最好的词汇都给她
她真的特别特别好/狂吹x


终于到了最近的几篇,但太阳与向日葵已经不是最近的梗了,甚至比毒药还早,但是我一直犹豫大家能不能接受这样的视角所以到最近才发了出来
↑并且还没填完x咳咳...
至于希望峰二三事,那真的是我突发奇想的状况,我从来没有写的这么快的作品x
因为是真的有源源不断的灵感浮现....可能也是我运气比较好吧/突然充满希望x


二三事之后也还会有后续,我之后还打算写一写百春,无论是玻璃渣还是糖都希望能够被接受吧
也是因为我这个月身体一直不太好的缘故,反而有更多时间可以思考了
对了对了....30fo我本来是想请大家点文的,但是...我非常担心我会因为不可抗力而鸽了,所以如果愿意等待的话也是可以提的
以上,这里是Ray,感谢你能看到这里,以及感谢你关注我/比心♪

【百春】关于希望峰学园的二三事(论坛体 教师paro)



*主百春
*其实之后应该还会有同系列的
*然后x这篇写的有点急...



——————————————————





49L 匿名用户
我好像看见百田...
还有一个穿制服的妹子
在食堂后面的停车棚那儿谈话诶

50L 匿名用户
??!然后呢

51L 匿名用户
等等,那个妹子眼泪汪汪的跑走了...

52L 匿名用户
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53L 匿名用户
百田难道不是去接受那个妹子的吗

54L 匿名用户
所以说嘛,大家都想的太过了呢

55L 楼主
我就吃了个饭,回来怎么就突然被回复刷屏了
[不也挺好吗.jpg]

56L 匿名用户
等等啊!春川好像也在?

57L 匿名用户
修罗场吗?

58L 匿名用户
春川:是我,是我先...遇到百田也好,喜欢上他也好,明明都是我先来的!

59L 匿名用户
打死白学家!

60L 匿名用户
58楼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61L 匿名用户
不不不,春川单纯是来停单车的

62L 匿名用户
不过这也太巧了吧,挠挠头

63L 楼主
这么看百田情商还真是高啊
不管是在午休时间把人家妹子找出来,还是找在停车棚这种远人的地方

64L 匿名用户
吹一波百田!!

65L 匿名用户
刚才不是说...春川看到了吗
[瑟瑟发抖.jpg]

66L 匿名用户
啊春川啊,忘了说x这次他们应该是真的在一起了
因为百田,转身去抱春川了啊!
虽然离得有点远,但是隐隐约约听到了“春卷”“喜欢”这样的话诶
然后春川转了个身抱回去了

67L 匿名用户
这口狗粮我吃!!
恭喜百田春川!
[哭着塞狗粮.jpg]

68L 楼主
恭喜!!
百田终于追到春川了!
[哭着塞狗粮.jpg]

69L 匿名用户
恭喜!!
我买的股终于赚回来了!!
[哭着塞狗粮.jpg]

70L 匿名用户
呜哇!春川老师终于...!
恭喜!!

71L 匿名用户
啊有个耿直孩子跑去当面恭喜了!
你们冷静点啊喂!

72L 楼主
我我我!我封回复了!



[楼主已关闭此贴回复]



【百春】关于希望峰学园的二三事(论坛体 教师paro)



*这篇主百春
*没想到这个居然还有续作x主要是...不停的有这种日常的脑洞
*其他可能出现的cp 最赤


——————————————————
春川和百田最近是怎么了?




1L 楼主
最近春川都和赤松一桌吃饭,看见百田也离的远远的,这是...分手了?
[黑人问号.jpg]

2L 匿名用户
楼主别乱猜,他们根本没在一起

3L 匿名用户
楼上过分了啊,不过我们班体育老师不是他俩,所以也不太清楚。

4L 匿名用户
那个,这里是百田带的班的班长...百田平常和我们走的挺近的,所以稍微知道些东西

5L 楼主
野生的老司机出现了,快点开车!

6L 匿名用户
楼主不介意的话我就说了,听说是我们班有个小女生挺喜欢百田的,然后下课递了封情书给百田,但是百田心大啊!大概是给春川看到了,然后他俩就闹别扭闹到现在

7L 匿名用户
我还是...
[一脸懵逼.jpg]

8L 匿名用户
第一次听说...
[二脸懵逼.jpg]

9L 匿名用户
有喜欢百田的...
[三脸懵逼.jpg]

10L 楼主
女学生!
[四脸懵逼.jpg]

11L 匿名用户
谢谢楼上几位的配合

12L 匿名用户
不客气不客气!

13L 匿名用户
楼上你们这样说怕不是要被春川掐脖子x
[想被杀掉吗.jpg]

14L 楼主
咳,那个小班长,请继续啊!

15L 匿名用户
啊其实差不多就是这样啦,百田居然还问我为什么春川最近不理他,我就只能非常尴尬的笑笑x说到底为什么他要问他的学生情感问题啊!

16L 匿名用户
这样看来如果百田不解释,估计就很难解决了
[最原b-box.jpg]

17L 匿名用户
说起来百田难道没问过最原吗,最原不都脱单了,讨教一下总行吧

18L 匿名用户
那也每次都是赤松主动的吧,讨教最原还是算了吧

19L 匿名用户
那天海呢,天海总比较熟练吧

20L 匿名用户
你不觉得百田根本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惹到春川吗,讨不讨教都解决不了问题吧

21L 楼主
说起来现在应该还没下课吧?

22L 匿名用户
才意识到还在上课啊啊啊!要是被班导抓到就完了!

23L 匿名用户
冷静,看我就这么hfjskidbrhudksnf

24L 匿名用户
大家好我是楼上的同学,他的头被王马按手机屏幕上了,原因是王马看到他在对着自己裤裆傻笑x

25L 匿名用户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26L 楼主
心疼一下23L哈哈哈哈哈哈/蜡烛/蜡烛

27L 匿名用户
排上哈哈哈哈哈哈/蜡烛/蜡烛

28L 匿名用户
哭,都给我哭!/笑哭/笑哭


29L 楼主
终于下课了,小班长快去打探下消息,你是我们全村人的希望啊
[斯巴拉西.jpg]

30L 匿名用户
好好好,我会实时转播的!
[充满希望.jpg]

31L 匿名用户
呜哇——我刚才看到最原在帮赤松搬东西,这是在做什么?不过最原那个身板看上去还蛮吃力的,赤松想从他手上接东西,他还硬撑着说没事...

32L 匿名用户
楼上别一惊一乍的,那是赤松搬办公室了,最原估计在帮忙

33L 匿名用户
我回来了,我稍微跟百田说了下,他拍拍我的肩膀表示要去认真的回应送他情书的那个小女生x
我:???
[黑人问号.jpg]

34L 楼主
??!!

35L 匿名用户
百田该不会要答应那个女生了吧

36L 匿名用户
真的假的!那春川怎么办,我不想体育课被心情炸裂的春川盯着跑操场10圈啊

37L 匿名用户
你们都太悲观了啊!说不定百田是去回绝人家的,小班长你是怎么跟百田提的啊?

38L 匿名用户
我说的是“老师你有没有想过,春川跟你闹不和是因为情感上的事?”然后百田一拍大腿就说明白了,然后把一个粉色的,明显是小女生写的情书的信封拿了出来...

39L 匿名用户
我已经开始心疼春川了
[王马式大哭.jpg]

40L 匿名用户
其实他们也根本没在一起过吧,所以...

41L 匿名用户
本来好好的这是怎么回事啊,我还在等着哪天有人爆料说他们在一起了呢
[最原心绞痛.jpg]

42L 楼主
我买的百春股突然就亏炸了
[突然绝望.jpg]

43L 匿名用户
记得之前还有人看到百田春川一起等车,然后那天春川穿的有点少,百田立刻就把外套披在春川肩上了,想想那时侯狗粮吃的超开心的x
[捂住嘴不让自己哭出来.jpg]

44L 匿名用户
楼上,我们班有个妹子坐车回家的时候看到他们并排坐在两个位子上,春川大概那短时间太忙了没时间休息,百田还让春川靠着他休息一会儿来着....

45L 匿名用户
楼上几个别说了,有种自己失恋的感觉,哭唧唧

46L 匿名用户
大家还是先去食堂吃饭吧,再过会儿连菜叶都没了

47L 匿名用户
等等!我刚才好像看见百田了?

48L 楼主
???

49L 匿名用户
我好像看见百田...
还有一个穿制服的妹子
在食堂后面的停车棚那儿谈话诶


TBC-